丝瓜视频在线app免费

标签: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这个大佬画风不对最新章节!

初筝今天一定要挖这棵树,蓝衣少女气得要死,恨不得和初筝同归于尽。

可是想想死了不划算,又只能憋着怒火。

“要这棵树干嘛呀!”蓝衣少女退一步。

“……”

我也不知道要干嘛,不让我挖我就想挖。

小姐姐,这是叛逆。王者号准确的给初筝诊断。

“……”

才叛逆,家都叛逆,王八蛋!

……

为什么挨骂的又是我!

这本来就是叛逆,还不承认!

甜甜萝莉娇嫩美肌无比可人

初筝回答不上来,只好将问题踢回去:“为什么不让我挖这树?”

“我……”蓝衣少女一噘嘴,努力装作自己不害怕的样子:“我……我才不……告诉!”

“哦。”

蓝衣少女都没看清初筝是怎么动的手,等她反应过来,自己已经被她扼住喉咙。

“看们也不是什么好灵,我不介意做个好人。”

蓝衣少女对上一双平静无波的眸子,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恐惧,从心底升腾起来,直窜脑门。

“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。”蓝衣少女秒怂,嘤嘤嘤的开始哭。

初筝不为所动:“那就好好回答我的问题。”

蓝衣少女:“嘤嘤嘤。”

“再嘤一个?”

蓝衣少女:“……”嘤嘤嘤也不行吗?她怎么那么倒霉!

那边打架的灵体和人吵得不行,初筝听得头疼,烦躁的冲那边吼一嗓子:“安静!”

灵体像是被人按住了暂停键。

另外几个人几乎是被按着打,此时灵体停手,他们立即相互搀扶着,跑向巫越那边。

“它们怎么回事?”

“怎么听那个魔头的?”

“这不会是魔头搞的鬼吧??”有人大胆猜测。

大家面面相觑,此时的情况怎么看都和这魔头有关系。

“巫越公子,这……”

“大家抓紧时间休息,恢复体力吧。”巫越不急不慌的提醒他们。

众人:“???”不是!刚才没有看见吗??

另一边,灵体们也不平静。

灵体甲:“我们停下来干什么?”

灵体乙:“不是她让停的吗?”

灵体丙:“我们为什么要听她的?”

鬼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听她的,反正就是有点……不受控制。

灵体甲·乙:“不听,停下来干什么?”

灵体丙:“们都停了呀,我不停,不是显得我很突兀吗?”

灵体丁:“那……我们还上吗?”

“……”

初筝不知道怎么形容,这群灵体是智障吗?

“赶紧说。”初筝懒得搭理那群智障,继续威胁蓝衣少女。

蓝衣少女嘤也不敢嘤,瞧着竟有几分可怜。

根据蓝衣少女交代,这棵忘川树是整个五音镇的阵眼,要是挖了它,阵法就毁了。

阵法没了,它们这些灵体也无法再生存。

所以忘川树绝对不能挖。

初筝烦躁的抠了抠自己衣服,又瞅瞅那枯树。

初筝扭头问惊破:“到底要忘川树的什么?”

“……花。”少年小声答。

“忘川树从来没开过花。”蓝衣少女抢答:“我也没听说过忘川树会开花,小哥哥是不是弄错了?”

“它们说忘川树不会开花。”

“……会,会开花的。”少年有些紧张:“真的会,我没骗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倒是看见一本古籍上记载过,忘川树确实会开花。”巫越往前走了两步:“传闻忘川河连接阴阳两界,当有阴界的灵魂逆河而来,忘川树就会开花。”

简单来说就是本属于阴间的灵魂跑出来了,忘川树就会开花。

“不过古籍中记载,从来没有阴魂可以逆河而来。”

阴魂可以从别的地方逃离阴间,来到人间。

但是绝对不会从忘川河出来。

至于原因……巫越也不知道,毕竟他只是从书里看来的。

九州大陆上的神奇事物,数不胜数,这也只是冰山一角罢了。

初筝兀自琢磨一会儿,问蓝衣少女:“说这棵树死了?”

蓝衣少女:“它……它这个样子不就是死了?”

这不是能看见的嘛!

“谁知道是不是假死。”初筝声音冷淡:“一棵死了的忘川树,还能作为五音镇的阵眼,支撑整个五音镇?当我三岁小孩儿骗呢?”

“我……我真的不知道了。”蓝衣少女将脑袋摇成拨浪鼓。

不管初筝怎么威胁,蓝衣少女都是这一个回答,看来是确实不知道。

“谁知道?”

“妙……妙姐姐。”

初筝之前就听过这个妙姐姐,好人卡要的止息还是她的守护兽。

“在哪儿?”

“不……不知道……妙姐姐行踪不定,我们都找不到她的。”

蓝衣少女不像是说谎。

蓝衣少女话音一落,燕红霓突然惊呼一声:“那是什么!”

漆黑的夜空,犹如被血染红。

巨兽自天际出现,背上立着一个红色的女子。

“妙姐姐!救命!!”蓝衣少女立即扯开喉咙嚷。

初筝眼神横扫过去,蓝衣少女脑袋一缩,不敢再吼。

巨兽由远及近,众人看清了巨兽的轮廓。

整体似龟,尾巴却奇长,上面有着竖起的巨刺,犹如鳄尾。

女子踏空而下,面纱挡住了容颜,只露出一双灵动的眸子。

在众人警惕的注视下,她微微行个礼,嗓音柔情似水:“魔灵大人为何突然到妙?婪这小地方来?”

众人刷的一下将目光投向初筝。

什么魔灵大人??

这踏马的到底什么发展!

“找点东西。”初筝面不改色:“认识我?”

“魔灵大人说笑,妙婪怎会认识大人。”妙婪那双眼睛仿佛会说话一般,透着莹莹的光:“不知道大人想要找什么?”

“妙姐姐,她要忘川树开花!”蓝衣少女没忍住告状:“她还要的守护兽,止息。”

妙婪:“……”

“忘川树开花……”妙婪摇头:“大人恐怕要失望了,它开不了花。”

“至于止息……大人如果想要,妙婪可以拱手奉上。”

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,对初筝有一种说不上的恭敬。

其他人此时大气都不敢喘。

燕红霓目光隐晦的盯着交谈的两人,心底蔓延着一股愤怒。

为什么她都死了,还能活过来。

活过来就算了……身份还很奇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