蘑菇视频高清在线播放

标签:

“那若是传了出去,您不是也要受连累吗?”守月突然想到他家少爷这会儿也得担着风险呢!

“不必担心,老爷子比我更怕这样的事儿发生。今日之事,不会传出去,府上的主子这点轻重还是晓得的。至于下人,哪里会知道此事?”

三房想分家,长房自然也是想的。只是如今杜海州进了国子监,二房只是贪了银子,或许杜淳钧还真就能忍着。但出了此事,未免受到牵连,以杜淳钧谨小慎微的性子,只怕不敢再与二房有多的牵扯。

不过分家也会受到连累,杜尘澜此刻忧心的便是这个。二房放印子钱这事儿若是被揭发了出来,即便三个房头马上分家,那也不成。

杜尘澜思忖良久,只要有杜海州这颗萝卜吊着,老爷子便不敢肆无忌惮。有他在,管束着长房和二房还是能的。只是老爷子年岁不小了,再好的精力,难道还能管上十年?

他算了算,乡试还得再等三年。在他还未入朝堂之时,倒是真切希望老爷子的身子能顶住。平心而论,有了杜高鹤,杜氏的是非好歹还能少些。

“少爷!太太派人来请您去正房,说是有事相商。”惜春进了屋子,手上还捧着一盘子削了皮的雪梨。

雪白的梨肉在青瓷盘的映衬下,显得格外晶莹剔透。

“母亲回了院子?”杜尘澜有些惊呼,这么快?不是刚去延松院没多久吗?

“是!刚回的,这雪梨从太太那儿拿来的。给您放这儿,您待会儿回来吃。没想到这样的天儿,还能有雪梨呢!”惜春将雪梨放在了桌上,这样的天儿,雪梨还能保存地这么好。

“嗯!”杜尘澜也没再多言,起身便叫上了惜秋,去了正房。

“太太!少爷来了!”守门的三等丫头丽鸢见着杜尘澜来了,连忙进来禀报。

初夏的纯白正妹飘逸美十足诱人

“快让他进来!”钱氏立刻放下了手中的绷子,明年四月杜尘澜就要去国子监,在此之前,得多做几身衣裳。

京城可不比比府城,皇城根下,达官贵人多得很。穿得差了,不免要被人看不起。

“这会儿天色已暗,光线不足,母亲还是别做针线了,费眼。”杜尘澜进了屋子,瞄了一眼床边的针线篓子,于是劝道。

雪青色十分鲜亮,应该不是做给父亲的。而这样的立领长袍式样,多半是做给他的。

“不碍事儿,袍子泽兰给你做好了,我绣个澜边就成。泽兰做衣裳倒是合身,只是刺绣不行。”钱氏听着杜尘澜关心的话语心中有些慰贴,但她向来说不出感性的话来。

“泽兰姐姐做袍子的手艺一向不错,不过她的刺绣确实不能和您比。您绣得花样儿,我穿出去,只有叫旁人艳羡的。”

杜尘澜微微一笑,他们的关系总算缓和了不少。不奢求多亲密,能保持这样的关系就好。

钱氏不由自主抬手抿了抿发髻,这小子生了一张巧嘴。她有些羞赧,“你一贯会哄人,难怪你父亲就常说你他讨长辈喜欢。”

看出钱氏的不自在,杜尘澜便岔开了话题,“父亲怎么不在?这事儿老太爷说如何解决了吗?”

说到正事儿,钱氏立刻严肃了起来,“老太爷将你父亲他们三兄弟叫去鹤云居了,内宅妇人是听不得。此事与你猜测得应该差不离,怕是真放了印子钱。”

“若是此事泄露出去,会不会拖累你?”钱氏有些担心,澜哥儿能走到这一步不容易。倘若真被杜淳岷拖累,那之前的努力又算什么?

“祖父不会让此事泄露出去,不过,为了保险起见,儿子认为当务之急还是得堵上那刘掌柜的嘴。咱们管住了自家,管不了别家的嘴。”

虽说老太爷在这种事儿上是靠谱的,但凡事总有不可控的时候。因此,这个刘掌柜才是关键。

“可嘴长在别人脸上,咱们如何堵得上?难不成使银子?使银子也不成,他的心思只会越来越野,届时威胁咱们,咱们不是要受他辖制?”

钱氏觉得此事有些棘手了,虽说钱庄的掌柜一般不会泄露主顾的**,这是规矩。但钱庄可不是善茬,他们杜氏有把柄握在人家手上,家里还有读书人,这心里哪里能踏实?

“儿子已经使了人去查此人和其背后主子的身份,是人都会有软肋,还是先等等,总能有法子解决的。”

杜尘澜自然明白钱氏的意思,银子是绝对不能给的。否则日后这人时不时地来敲诈一番,他们不胜其扰。

“你知道的事儿不少,私底下养了多少人?可靠吗?没有卖身契,不可太依赖。”钱氏早就知道杜尘澜手底下养了不少人,否则杜尘澜的营生怎么做得起来?

只是如今再看,这些人似乎本事不错,探听消息也是一把好手。

“母亲放心吧!都是签了卖身契的,否则儿子也不敢用。”

“你心里有数就好!”钱氏对杜尘澜一向放心,只提醒过一句,便不再问了。

“老二,你与老夫说实话,可是放了印子钱?”杜高鹤鹰眼紧盯杜淳岷,他确实不如当年了,就连府上这一亩三分地都管不住了。

“父亲!”杜淳岷张口,最终只能叹息了一声。

“老二,你是一点也不为州哥儿着想啊!但凡有些脑子,怎会做下这种事儿?”杜高鹤失望至极,上一次府上是给老二收拾烂摊子,这一次依然是。

犹记得老二小时候是个机灵懂事的孩子,老二心思活泛,当年他就想让老二读书。可老二对读书不感兴趣,偏偏喜欢从商。

如今想来,也幸好老二没有入仕,否则这样的性子哪里能在官场上走得远?老二如此好高骛远,还喜欢投机取巧,最终只会害了他自己。

“老二,你怎么就犯了糊涂?快将那些银子拿回来,日后万万不可再碰这个。不要被银子给眯了眼,断送了咱们府上小辈的前程!”

杜淳钧苦口婆心地跟着劝,好不容易杜氏的好日子就要来了,他不容许老二拖后腿。

“大哥,这银子不到一年是拿不回来的。还有半个多月,这会儿去要也不成!不过你们放心,那掌柜的与我相熟,都是多年的交情了。若不是咱们交情不错,这样的好事儿他可不会便宜了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