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季传媒303

标签:

莫渊茗说完,掠过侧妃径直朝库房走去。

而被他落在身后的侧妃面上已经是铁青一片。

她为什么叫刘茜过来,王府众人皆知,但偏偏就是都知道,莫渊茗说出这样的话的时候,才越发的讥讽,他明明什么都知道,但却偏偏说出这样刺心的话语。

侧妃低垂的手指紧攥,即便手心已经被指甲戳出了伤口依旧没有松手,许久,才缓慢松开后,垂着眼眸,道:“回去吧。”

连翘本想出声安慰,但她还没有开口呢,就被侧妃那通红的眼睛给吓到了,已经到嘴边的话语瞬间便凝滞了到了嘴边,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。

掠过侧妃,莫渊茗直接到自己的库房,开始挑挑拣拣玖玖可能会喜欢的东西。

莫渊茗是王爷独子,而且深的皇宫一众大佬的喜欢,手里的好东西着实不少,等他把所有的东西都过了一遍之后,已经是深夜了,想着玖玖明日要他去接她,莫渊茗再也不敢耽搁,随意的收拾了一下便去休息。

第二日一大早,莫渊茗便到了玖玖家门口。

对于见莫渊茗父母,即便不用去,玖玖都知道,王爷跟王妃两人并不是很待见她。

不说别的,就她商贾之女这个身份放着,只怕都没有几个人会喜欢她,但是,即便知道王爷跟王妃可能会嫌弃自己,但她却一点都不害怕,因为,有莫渊茗在身边。

大抵,只要有你在我身边,即便与世界为敌我也无所畏惧吧。

因为要见王爷王妃,玖玖今日特意精心打扮了一下,即便是一个很小的装饰都要斟酌再三,等她出来的时候,莫渊茗的眼眸瞬间便出现了迷蒙之色。

情人节妹子俏丽风姿露美艳诱惑

玖玖跟他在一起,除了第一次见面脸上挂着妆容之外,其他时间都是素着一张脸的,即便莫渊茗觉得,不管玖玖怎么样都格外的好看,但却不得不承认,没有了妆容的玖玖,面容格外的青涩。

只是,不管玖玖是妖艳霸气还是青涩,在莫渊茗的眼里,玖玖都是极好的。

此刻看到玖玖妆容精致的站在自己面前,莫渊茗的脸颊莫名的一热,加快步伐走到玖玖面前,伸手握住玖玖的手指,从自己的衣袖里取出早就准备好的簪子,给玖玖戴上后,顺手将步摇整理好,这才轻声道:“九娘今日真美。”

玖玖挑眉:“你意思我昨日不美?”

第一次面对这个送命题的莫渊茗格外机灵的点回答道:“昨日美,但今日比昨日更美。”

对于莫渊茗的回答,玖玖颇为满意,顺手从衣袖里取出了她昨晚绣的荷包,塞到莫渊茗的怀里道:“昨日练手做的,给你了。”

虽然玖玖说是练手做的,但莫渊茗还是格外珍惜的拿在手里仔细的端详,之后更是直接挂在腰上。

荷包是月牙白色的,跟莫渊茗今日的衣衫格外的搭配,看的莫渊茗的心里格外的热乎,甚至还低头跟玖玖说:“九娘放心,我定会日日带着。”

听到莫渊茗的话后,玖玖的嘴角抽了抽,侧头睨了莫渊茗一眼,轻声道:“你若喜欢,我给你多绣几个便是。”

日日带着这个荷包,那岂不是都臭了。

一想到莫渊茗衣衫整洁却带着一个发臭的荷包,玖玖表示自己很嫌弃。

对于玖玖的嫌弃,莫渊茗只是笑了笑后便扶着玖玖上马车。

很快就到了王府。

莫渊茗先跳下车,然后扶着玖玖下车,尔后便带着玖玖走了进去。

莫渊茗并没有直接带着玖玖去见王爷跟王妃,反而带着玖玖去了花园。

此刻是初春,花园并没有什么花,但那一片绿叶却让人看了欣喜,就在玖玖想要问莫渊茗到底想要干什么的时候,莫渊茗停下脚步,玖玖便看到了自己面前开满花朵的玫瑰树。

按理来说,这个朝代是没有玫瑰树的,但让玖玖惊讶的是,自己面前的这株,确实是玫瑰树,此刻开出了娇艳的花朵,在这一片绿色的花园里,格外的赏心悦目。

见玖玖停下脚步仔细观看,莫渊茗站在玖玖身后扶着玖玖的肩膀轻声问道:“喜欢吗?”

玖玖伸手摘下一朵玫瑰花,别再耳旁,转身看着莫渊茗,笑道:“好看吗?”

玖玖的耳旁别着一朵已经绽开的玫瑰花,嘴角噙着一抹浅笑,一双眼眸恍若弯月一般,闪烁着迷人的光芒,莫渊茗不由的看的有些痴了,伸手摸上玖玖的脸颊,喃喃道:“九娘,这一幕,我仿佛在梦里看过。”

莫渊茗拉着玖玖的手,低声喃呢道:“九娘,我梦里,你就是这样对我笑的。”

非但是这样对他笑,而且还嫁给了他,成为他最美丽的那个新娘,一想到梦里的那些场景,莫渊茗的眼眸不由的暖了起来。

玖玖并不相信无缘无故的梦境,而且,这个玫瑰树也来的莫名其妙,玖玖回握莫渊茗的手掌,指着玫瑰树问:“这树开的花倒有些奇妙,我也想养一株。”

听到玖玖说养玫瑰,莫渊茗立刻便道:“九娘若是喜欢,我每日让人摘下最漂亮的那朵花送过去,只是这树,却是不能给你挪去。”

玖玖皱眉,故作不悦到:“怎么,我在你心里还不如这棵树?”

莫渊茗摇头:“九娘你有所不知,这树是皇奶奶赏赐给我母妃的,这府里除了我母妃,没人会照料,而且,皇奶奶赏赐的,我没法给你+。”

莫渊茗抬手摸了摸玖玖的发顶,轻声道:“若是其他,你想要我给你便是,这棵树却是万万不可的。”

听莫渊茗说是皇奶奶上次给王妃的,玖玖便开始不着痕迹的打探起太后来:“那你皇奶奶一定很好吧。”

“嗯。”莫渊茗点头:“皇奶奶人很好,我每次去请安都会亲自做糕点给我吃,只可惜现在年纪大了,稍微一用力就头晕的厉害,只能日日将养着。”

说道这里,莫渊茗的眉头皱起,心里格外担忧。

今年春上太医为太后诊脉,直言太后年轻时操劳过度,以至于留下了许多病根,现在上了年纪,出了将养并无其他办法。